中国应警惕高税负低福利陷阱   文 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张鹏   考虑到中国宏观税负水平依然偏高、收入分配格局不甚合理以及老龄社会已经提前到来等因素,中等收入陷阱直观表现为“高税收、低福利”,应当通过全面减税等更加务实的制度供给厚植市场、藏富于民,实现从中等收入社会到高收入社会的跨越。 中国应警惕高税负低福利陷阱   自2013年前后进入中等收入社会以来,中国能否以及如何避免或者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日益成为一门显学。从本质上来说,中等收入陷阱是福利陷阱。对于中国而言,高福利是或然的陷阱,低福利则是实然的陷阱。   考虑到中国宏观税负水平依然偏高、收入分配格局不甚合理以及老龄社会已经提前到来等因素,中等收入陷阱直观表现为“高税收、低福利”,应当通过全面减税等更加务实的制度供给厚植市场、藏富于民,实现从中等收入社会到高收入社会的跨越。   “中等收入陷阱”是 2006年世界银行在其《东亚经济发展报告》中提出的概念,是指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地跻身为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往往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这种长期高不成低不就的状况,既有外部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也与中等收入经济体自身的体制性因素以及改革的意愿和能力不足密切有关。   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67.67万亿元,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与此同时,2015中国人均GDP为5.2万元(按13亿人口计),约合8016美元。从外部来看,尽管中国已经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较之美国、日本、德国、英国等发达经济体3.7万美元以上的水平仍有很大差距。中国实现到2020年使13亿多中国人过上全面小康生活,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跃上1.2万美元,距离上述发达经济体现在的人均水平也很遥远。   从内部来看,与低福利相对照的是,中国的宏观税负过重,税负痛苦指数很高。曾有券商报告指出,2014年中国宏观税负高达37%,已经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间),这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极不相称。   同时,与发达国家实行“高税收、高福利”政策相反,中国是在低福利水平上实行高税负,税负更是明显偏高。还有经济学者指出,近两年中央政府减税降费做了大量工作,但相对于政府收入而言只是“毛毛雨”,“不仅无法刺激企业投资,无法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整个宏观经济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对个别服务业还变成结构性增税。” 税收与福利水平的四种组合   国际上公认的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并且规模较大的经济体,仅有日本和韩国实现了由低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转换。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72年接近3000美元,到1984年突破1万美元,花了大约12年时间。韩国1987年超过3000美元,1995年达到了11469美元,则用了8年。中国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目标是1.2万美元方能基本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前后也要需要7-8年,目前只有短短的5年时间,跨越的困难和挑战依然极重。   从税收与福利水平的四种组合来看,中国不能过急地从“高税收、低福利”水平直接平移发展到发达经济体的“高税收、高福利”水平,一部分人担心的“寅吃卯粮”、过多依靠国家福利的所谓“高福利陷阱”或可在此。但是,中国更应该警惕高税负、低福利这样实实在在的陷阱,高税负、低福利根本不可持续,更容易深陷中等收入陷阱而不能自拔,甚至引发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   对于决策层而言,成功不必在我,成功也必须在我。中国十三五期间的改革窗口极为宝贵,并且全面小康会更注重全方位的实绩,应该通过更加前瞻有效并且有序的制度供给全面而精准地引导微观市场搞活,让企业真正有出路,让老百姓的钱袋子真正鼓起来。   就跨越福利陷阱命题本身而言,可以税制改革为起点,全面减税为重点,逐步通过高税收、低福利→低税收、低福利→低税收、高福利→高税收、高福利的发展路径,实现中国从中等收入社会到高收入社会的巨大变迁。   (本文作者介绍:供职于阳光私募行业,清华MBA校友。)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相关的主题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a b

Recent Posts